主页 > 行业新闻 >

古代日本又称“扶桑之国”“日出之野”

时间:2018-01-04 16:23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中日两国的洪水神话均源自“大禹治水”传说,故事内容基本相同,如都采用“水来土湮”的治水方法、运用神力制服“水怪”的手法等。但传入日本后,与其民族最原始的文化观念相结合,便产生了变异。
  中国称“大禹治水”,主人公大禹是男性神;日本称“土母治水”,主人公土母是女性神。究其原因,是因为“大禹治水”是中国父系氏族社会的产物,由男性主持抗洪斗争;而“土母治水”是日本母系氏族社会的产物,由女性主持抗洪斗争。中国古代社会脱离以母为中心的母系制进入以父为中心的父系制,较日本早。据历史学家考证,中国早在距今四千年前的黑陶时代已进入父系制初期,而日本晚至公元前一千年前后的绳文时代晚期,仍属母系制社会,而这一时期,正是以中国大陆沿海地带为主的海外人流入日本列岛时期。
  “大禹治水”采用堵湮和疏导,而“土母治水”则只有堵湮。这亦与社会性质有关。“大禹治水”产生于父系社会,新旧思想和观念同时存在,反映在治水上,一方面对“水来土湮”的旧方法舍不得丢弃,对神奇的“息土”仍抱幻想,另一方面,毕竟已进入父权时代,随着生产力的提高,人类对自然界已有新的认识,谋求更有效的疏导方法了。“土母治水”产生于日本母系氏族社会,即新石器时代,又称绳文时代,已从原始群居到母系族居,开始搭盖住所,由随意迁徙逐步变为相对定居。一旦遇上洪水的袭击,最有效、最迅速、最简单的方法,自然就是堵住洪水,不让它冲进房屋,以保护人和生活资料的安全。与中国新石器时代不一样,日本这一时期仍过着渔狩、采集为主的生活,没有农业,更没有任何水利工程,因而还产生不了“疏导”的观念,也就想不到“疏导”的方法了。
  曾成钢1989年以《鉴湖三杰》获第七届全国美展金奖和刘开渠雕塑艺术基金奖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眼下又以《大禹治水》享誉国内外,并把它安置在龙湾黄石山雕塑公园,以寄托对故乡温州的无限深情,这是温州人的光荣与骄傲!日前举行的“中国姿态·2017温州首届国际雕塑展”上,中国美协副主席、温籍著名雕塑家曾成钢先生把自己的新力作《大禹治水》留在龙湾黄石山雕塑公园。曾先生说:“大禹治水精神正是中华民族精神的源头和象征。在中国远古神话故事中,我找到了与温州人冒险精神相对应的精神。”
  历史上,大禹治水神话东传日本,为日本先民所接纳与摄取,并创作出变异体的“土母治水”神话。温州离日本很近,与日人来往甚早,早有日人来温州寻宗访祖,大禹治水神话有可能是从温州东传日本的。
  《吕氏春秋》载大禹为治水考察山川时曾到过日本:“禹东至榑木之地,日出九津,青羌之野,欑树之所,抿天之山,鸟谷、青丘之乡,黑齿之国。”所谓“榑木之地,日出九津,青羌之野”即指日本国。古代日本又称“扶桑之国”“日出之野”。后来沿用为日本的代称。
  大禹治水东至日本,当与世界性的海侵有关。自更新世晚期以来,中国东南沿海曾发生过三次海侵,依次为星轮虫、假轮虫和卷转虫海侵。星轮虫海侵发生在距今十一万年前,海退则发生在距今七万年前,在持续两万多年的海退期间,日本列岛和中国大陆通过路桥连成一片,时浙江建德处于东部沿海,离日本列岛很近,“建德人”有可能通过路桥移居日本。日本学者井上清即持这一观点。其时中国东部海岸大约后退6000公里,东海沿海平原与大陆架连成一片,其东北部很可能与日本列岛相连,越族先民们开始与日本交往。卷转虫海侵发生距今一万年前,海水沿钱塘江、长江河谷内侵,威胁到越族祖先的生存,有一部分人便乘木舟或竹筏迁徙日本列岛。这次海侵也是全球性的,海侵过后,洪水神话便在世界范围内出现。如《旧约全书》中有挪亚造方舟以逃避洪水的故事;印度神话中有白鸻为被海潮卷走的孩子报仇而用沙土填海的故事;希腊神话中有宙斯和波塞冬兄弟二人掀起洪涛企图毁灭人类的故事。中国的大禹治水神话,当是这次卷转虫海侵在古越人民脑海中的曲折反映。
  相传禹的后裔“毛民”于这次海侵后迁移日本,后来成为日本土著人种阿伊奴人(别名“虾夷”)的祖先。据统计,至明治初年,日本北海道还有阿伊奴人25万左右,至今尚有两万人。阿伊奴人是世界上最多毛的人种,包括发、须、眉和全身上其他各种的毛,历称“毛人”。由于他们高颧、深目、长须,形似老虾,故又有“虾夷”之称。所有这些特征,均与《淮南子》《山海经》所记的“毛民”相似。“毛民”在日本也被称作“越族”,日语读作“コシ”(Aion),从绳文时代起,他们就逐步深入日本海沿岸的广泛地区,散居于今天的新泻县(古称“越后”)、富山县(古称“越前”)等,日本文献称它们为“越虾夷”。由禹后裔组建的“毛民国”既然在日本,大禹治洪水神话东传日本自然就在情理之中了。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