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联系我们 >

2018上半年的紧缩及后果

时间:2018-10-30 10:41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在去杠杆与贸易战的内外因素交织作用下,中国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正在加大。从去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以来,央行缩表、财政严监管、金融监管收紧“三管齐下”,全面的紧缩,完全改变2017年经济好转的态势,经济开始下行。
 
  从2017年12月到2018年4月,央行资产下降了9706亿,主要是公开市场上回笼货币8383亿元。我国的货币乘数大概是5,如果货币流转的足够快,这意味着从经济里抽掉流动性将近5万亿。
 
  第二个更直接的是资管新政,资管新政限制银行的表外业务。表外业务对于民营体系是非常重要,民营中小企业很难从银行系统贷到款,基本上依赖影子银行来获得资金,现在把影子银行停了,整个市场的流动性大大下降。
 
  财政部发声明不再接管地方政府的债务。从2014年开始,中央出台地方债置换政策,让地方政府发行长期地方国债债置换商业性短期债务,从而缓解地方债务的压力。本来到今年全部11万亿债务置换就要完成,但是2016年之后地方债务有重新增加,所以财政部才开始着急了,加上随着银行表外业务停顿,地方政府没钱搞工程了,导致很多工程断供。我国地方政府不是纯粹的搞投资,而是在某种意义上肩负着给经济输血的功能,释放流动性,通过地方政府做工程,把流动性释放到经济里去。地方政府这些工程一旦断供,流动性就会下滑,当然断供本身也会引起经济的下滑。
 
  市场流动性变差,民营企业备受打击,国企的影响相对要小一些。股市急剧下挫,股票质押平仓,很多民营上市公司面临着被清盘的危险。尽管统计局公布的上半年GDP增长率6.7%,但有几个数字对不上,比如扣除投资品价格上涨之后的投资增长接近零 --- 投资名义增长5.5%,但投资品价格上涨了5%;第二个是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大幅下降,统计局报告的增长率是正的百分之十几,但对比一下上半年的增加值和去年上半年的增加值,发现实际是下降10%以上。有人解释是因为有些企业退出、有些企业进入,所以统计口径不一样,但不可能有这么大的作用。这些数字让我们有理由相信,今年上半年的增长率实际上非常差。
 
  我们对货币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大家有个似是而非的一个共识:中国的货币太多,过去几年的经济增长都是大水漫灌造成的。今年上半年我国的社会融资存量总额是183.3万亿元,是2017年GDP的2.2倍,美国刚过百分之百,所以社会上就有所谓的共识,中国经济增长靠大水漫灌发钞票实现的,甚至有人说中国经济增长是虚胖。这种说法从某种意义上是对我们过去十来年经济增长的一个否定。 这样的“共识”基本上是建立在对中国经济高杠杆的错误认识的基础上的。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